“岜莱”流出滚烫的诗歌——广西诗人抗疫印象

 新闻资讯     |      2020-03-27 02:04

“岜莱”流出滚烫的诗歌——广西诗人抗疫印象

文/宾阳


“岜莱”是壮语“花山”的译音,意思是“有斑纹的山”。广西民族报副刊就叫“岜莱”,具有鲜明的地方民族和文化特色。


春节那几天,在“岜莱”诗人微信群里,该不该写抗疫诗成了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事实上,在文学界,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幸运的是,吵了几天就平静了,大家都在创作,也都在反思。整个群的诗人一团和气,在诗歌的道路上探索前行,同时互相鼓劲,在抗疫的情势下冲锋陷阵。


回过头来简单梳理了一下,当时的争吵,认为应该写的,理由是发挥诗歌的社会教育功能,提振士气,或者反思现实,警醒社会;认为不应该写的,理由是诗歌需要沉淀事实,深刻思考,急就写不出好作品,不能写假大空的东西。


在我看来,两种观点都有对的地方,但更趋于认同通过创作诗歌助力抗疫。诗歌的质量与该不该写是两回事。对诗人而言,要写,但要尽量写好,坚持诗歌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在媒体,要刊发,但要把好质量关,坚持宁缺毋滥。


在南国边疆广西,诗人、媒体都秉持着责任与担当。疫情蔓延,作为广西诗人聚集的高地,广西民族报副刊“岜莱”迅速行动,与当代广西杂志社携手联袂打造“诗歌助力,同心抗疫”专题,用诗歌鼓舞读者坚定意志、共克时艰。1月28日至今,这个专题已推出六辑,发表诗作52首。


“从郑州出发,500公里/从北京出发,1100公里/从南宁出发,1200公里/从哈尔滨出发,2400公里/目的地只有一个,疫区武汉……”


“这一刻,请战的血书何止千千万万/战斗的号角响彻长江两岸/口罩遮不住每一双温热的臂膀/从84岁的老帅,到年轻的志愿者/不计报酬,无论生死,我们和你肩并着肩……”一首首炽热滚烫、铿锵有力的诗歌,在读者传诵中凝聚起众志成城的士气。


“诗人们为了一个好词常常跟我讨论到半夜,战斗的激情让诗人们彻夜创作,媒体人的责任和义务,让我们编辑争分夺秒地出稿。”广西民族报汉文版编辑部主任、“岜莱”副刊主编黄浩云说。这位才貌双全的美女,正是“岜莱”微信群的群主,被誉为壮乡文学的摆渡人。


诗人也是歌者。在壮乡大地,很多诗人就是词作家。受抗疫诗歌专辑的启发,“岜莱”副刊与广西音乐人联手,2月1日在广西民族报社微信公众号率先推出“抗击疫情,广西音乐人一直在线”专题,发表广西各民族音乐人创作的抗疫主题歌词18首,在广西文艺界引起关注。随后广西云、南国早报、河池日报等媒体和学习强国平台也相继推出这批歌词,形成良好的社会效应,有力地催生了一批音乐作品。紧接着,广西民族报社又与广西音乐家协会携手合作,推出“广西音乐工作者抗疫公益歌曲”专辑,目前已推出14曲音乐。


在“岜莱”抗疫诗歌喷薄而出的同时,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南宁市文联、河池日报社等诸多单位也纷纷发起主题征稿活动,广西日报、广西新闻网、南宁市文联公众号等官方媒体以及系列文学类自媒体持续推出系列抗疫诗歌专辑,带动全区诗人创作了一批又一批优秀诗歌作品,从不同的角度为疫区人民和抗疫一线的勇士鼓与呼,为广大人民群众提振士气,坚定抗疫必胜的信心。


以诗歌凝聚力量,以歌曲传递真情。春渐暖,花正开牛牛游戏手机牛牛游戏,疫情终将过去。这些抗疫的日子,让诗人们刻骨铭心,也让诗人们文思泉涌。与网络上一些颇受非议的口水诗、口号诗不同,疫情之下,“岜莱”的诗人保持了一种理性的思考和奉献的热情,作品整体表现出较高的艺术水准,这些诗歌或歌词刊发后,众多主流媒体纷纷转载传播,在广西乃至全国,社会反响强烈。


纵观这些诗歌,有歌颂一线抗疫工作者崇高品格的,有记录灾难降临社会万象的,有反思人与自然关系的,也有讲述夫妻之间、父母和子女之间真情实感与价值取向的。从艺术呈现和创作技巧等来看,有的大气磅礴,有的凄美动人,其中不乏思想深刻、语言精妙、结构新颖、意境高远的优秀作品。就作者而言,这些专辑网罗了相当一部分广西区内的知名诗人,包括旅居海外的黄琼柳,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石才夫、牙韩彰、黄鹏、田湘、非亚、韦汉权、贺小松、梁洪、牛依河、夕夏、农秀红,回归诗人黄神彪、朱山坡、丘晓兰、石朝雄、白石头、丘文桥、杨辉、李宗文,年轻诗人普缘阁、莫旻昔等等,可见专辑在区域内的分量之重。客观而言,这几期的作品在广西抗疫诗歌创作当中,可谓是拔得头筹。


“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我要燃一片荒原/照亮故土山河/我要撕一角夜空/为这个春天留下传说/我要为你写一首诗/书写白衣飘飘的身影/歌唱凌寒怒放的花朵”,石才夫的《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意象独特,充满张力;“你选择的这一次出发/就是你死我活的战场”“舍小家顾大家奔赴千里之外/于祖宗,年大过天/于母亲,家大过年/于你们,使命大过天和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免费牛牛游戏怎么下载手机版泪水?/因为这土地,还匿着灾难与无尽的哀伤!”牙韩彰的《你的壮举让我热泪盈眶》、石朝雄的《向北!向北!》和丘晓兰的《为爱守候,为爱前行》饱含深情,催人泪下;“如果二月你不回/三月我去找你/如果春天你不回/夏天我去找你”“用阳光酿一壶酒,情形黑夜/逆行而去”朱山坡的《小雪去后》和丘文桥的《逆行的天使》藏而不露,意蕴悠长;“用我齐腰长发/换你平安健康” “用生命去拯救生命/用温暖去激活希望”,琼柳的《天使》和黄鹏的《用生命去拯救生命》语言犀利,直抵人心;“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 喝蝙蝠汤,你们幸福了吗/捕猴食脑,你们幸福了吗/ 肆意砍伐,你们幸福了吗/暴殄天物,你们幸福了吗”“在同一个方向上/人们开始静静地问自己/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荣斌的《死神不再理会人间真相》和白石头的《同一个方向》拷问灵魂,反思深刻;“手握长缨,我仰空长啸/白马嘶鸣,命运由我,不由天”“一张张生死状/一张张请战书/鲜红的拇指印跳动着/我们对生的希望以及/他们赴死的决心” “这一刻,请战的血书何止千千万万/战斗的号角响彻长江两岸”杨辉的《命运之战》、普缘阁的《他们深爱着这疾苦的苍生》和又见的《我们和你肩并着肩》宏大叙事,思考人生……


面对特殊的疫情,诗人们无法现场体验采风,但凭借现代通讯技术,铺天盖地的信息奔涌而来,每天不断更新的病例数据,让诗人们的心灵接受洗礼。他们的灵感来源于疫区残酷的现实,来源于抗疫的感人故事,来源于自己内心的挣扎以及对人性和社会的思考。诗人周统宽说,在这次疫情防控期间,涌现出了很多往疫情方向逆行、敢于迎难而上的人,他们不仅是医务工作者,还有很多平凡岗位上的普通人,他们每一个逆行的背影都是值得敬佩,值得被讴歌的。南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侯珏认为,抗击疫情是一场硬仗,作为文艺工作者,希望通过作品传递正能量,让不论是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还是家庭、个人都炸金花游戏下载手机版能在这场战“疫”中看到希望,在压抑中看到曙光。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岜莱”这个特别的诗人群体用自己的诗歌,记录这场防疫狙击战中值得铭记的人物、故事和精神,歌颂英雄事迹与人性之善,凝聚人心,鼓舞斗志,为战斗者鼓劲,为天使们加油,担负起“诗人”应该担负的责任。


“对抗疫情,我的武器就是文字,我希望我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星火,既能照亮黑暗,又能燃烧激情,既能鼓舞人,又能代为诉说老百姓的愿望:尽快战胜疫情,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广西文联副主席、诗人石才夫如是说。